您的当前位置:利来娱乐 > 利来娱乐W66806 >
利来娱乐W66806
文在寅自传讲述跟卢武铉做干净律师、患难与共
发布日期:2017-12-30   查看次数:

参考消息网12月19日报道 你生命中最珍贵的相遇,是和谁的相遇?如果将这个问题抛给韩国现任总统文在寅,他一定会毫不犹豫地回答:“卢武铉。”

随着文在寅访华结束,其自传《命运》中文版即将登陆中国。回忆起与卢武铉的相遇,文在寅在自传《命运》中这样写道:“让我成为律师的这一切的一切,最终都是为了让我与卢武铉律师相遇而提前设定的程序而已,我觉得这都是命运的安排。”


文在寅(右)与卢武铉(左)


青年时期的文在寅与卢武铉在机场

相遇:改写文在寅的命运

文在寅是在卢武铉的律师事务所第一次见到了他。在自传《命运》中,他对卢武铉做出了这样的评价:“跟别人完全不同——他非常洒脱、直率,同时还有亲和力。”文在寅很快就对他产生了“同质之感”。

正是这次与卢武铉的相遇,改写了他一生的命运。

在当时,介绍费是律师习以为常的惯例。法院、检察院职员、管理员、警察等人给律师介绍案子,通常要提20%作为回扣。后来逐渐扩大,甚至银行、企业法务部主动联系案件,也要提取中介费。但卢武铉一直忠实地履行着与文在寅第一次相遇时所做的承诺——做一名干干净净的律师。

文在寅感慨:“所有人都遵循的惯例,一个人想要打破是多么困难啊!但即使这样他真的做到了!”


卢武铉(左)与文在寅(右)

韩国民主斗士:致力于“人权斗争”,为失去人权的弱势群体讨回公道

自从二人共同开办律师事务所后,就经常为人权案件奔走,接连负责了多起寻常律师不敢接手的案子,成为当时韩国著名的“人权律师”。

例如,有被告人站着听审,并被绳索捆绑或戴着手铐,文在寅都会大声要求审判长,“请解开手铐!”“请解开绳索!”“请准备椅子,让被告人就座!”面对这样的情况,卢武铉则更加不客气,丝毫不给对方留任何情面。

这些做法使审判与调查阶段存在的错误惯例一次又一次得到了改正。


卢武铉据理力争

大选:初败后的成功

卢武铉第一次和文在寅表达自己希望参加总统竞选时,tlc887,正值第15届总统选举,他希望用自己的力量,改变更多不遵守规则的行为。

卢武铉性格太过执拗,虽有很多正义之举深得民心,却也给很多人们留下格格不入的印象,并不适合进行选举。但卢武铉十分固执,作为最亲密的伙伴,文在寅只得开始帮助卢武铉做选举准备。正如文在寅所想,参与选举的过程并不顺利。但最初的失败反而为卢武铉赢得更多民众的惋惜和支持。

为帮助卢武铉赢得大选,文在寅竭尽所能,甚至联系了二人以前搞民主化运动时所积攒的人脉,举办多次演讲和市民运动,在釜山、庆南等地区打了漂亮的胜仗。

选举走到了最后关头。就在投票前两天,釜山西面的十字路口聚集了无数市民,在市民雷鸣般的掌声中,卢武铉威风凛凛地登上了演讲台。

这一幕,文在寅至今历历在目,他在自传《命运》中写道:“他的演讲紧扣人心,与过去他参选国会议员或者竞选釜山市长时都不一样,完全上了一个层次。不仅仅是口才,宏观经营整个国家的智慧与过去也是不可同日而语。他的演讲完全可以说是精彩绝伦,以至于让人难以置信我们的语言在政治演说中也具有如此的感染力!西面十字路口的市民完全沉浸在他的演讲中,连我也重新做回一名普通市民,与所有人一起沉醉,一起感动,一起疯狂。按照那天的情景,我们没有理由失败!”

胜利的喜悦冲淡了人们对未来的忧愁,在那之后二人要经历的痛苦和难关,是当时的他们还无法想象的。


卢武铉再进青瓦台

再进青瓦台:患难与共 永不动摇

后来,在卢武铉近乎央求的恳请下,文在寅出任了民政首席,尽管秘书官一职活多钱少,但文在寅干得兢兢业业。

2003年12月,人们纷纷开始讨论下一年即将到来的国会议员选举。文在寅无意选举,却被推上风头浪尖。

光做民政首席,就已经让文在寅偏离原来的生活轨道太多。永无休止的、毫无根据的曝光与质疑,让他每天都处于非常状态的紧张之中,这种无力感让文在寅身心憔悴,他一丁点都不想进一步涉入政坛。于是,在2月12日,文在寅正式辞职,奔向他向往已久的“自由之身”。但让他万万没想到的是,就在他离职期间,卢武铉遭到弹劾。

震惊之余,他当即决定抛弃现有的悠闲生活,立刻回国,帮助卢武铉总统走出困局。


文在寅发起烛光集会

文在寅动用身边所有资源,亲自拜访法律界精英,组织了卢武铉的代理人团队,全权负责法律上的应对。他还发起多次反对弹劾烛光集会,试图团结市民的力量将总统从弹劾中拯救出来。所幸,文在寅和他团队夜以继日的努力付出得到了回报——弹劾请求被驳回。

弹劾审判结束三天后,文在寅又回到了青瓦台。

卢武铉总统非常诚恳地邀请文在寅出任这次市民社会首席这个职位。他说:“这个职位就是为你准备的,你必须担任。”文在寅知道,这并非事实。但既然总统都把话说到这个分上了,作为相识多年的老伙伴、老朋友,他也不好意思拂袖而去了。


卢武铉向韩国民众挥手致意

了断:不堪承受生命之重

在2009年5月23日清晨,卢武铉总统带着深深的遗憾与痛苦,结束了自己短暂又不平凡的一生。

多年以后,文在寅在回忆卢武铉去世时,仍然感慨万千。他说:“这是我一生中最为痛苦,最为煎熬的一天。”

在卢武铉执政的最后一年,政治斗争越发激烈。执政党议员开始与总统划清界限。

卢武铉卸任前夕,这五年的历史犹如一场焰火表演,最终留下来的就是档案。新政府反复拿卢武铉留下的档案做文章,令卢武铉在卸任后不堪其扰。

那些跟总统亲近的人,以及他们的企业开始成为新上任政府政治报复的目标。卢武铉的兄长、总务秘书官,相继与不光彩的事情绑在一起,直到自己的夫人出事,卢武铉再也不能保持冷静。面对莫须有的指责,卢武铉以一种屈辱的方式举起白旗,他公开表示:“都是我让他们做的,如果有错误那也是我的问题”。

卢武铉将所有事情看做是自己的责任,将所有错误揽到自己身上,他觉得,因为自己的疏忽,家人才会犯错,因为自己走上政治这条道路,亲友才会受到连累。


疲惫的卢武铉

文在寅知道,卢武铉对自身要求严格,近乎道德洁癖的程度,他太清楚卢武铉这样的人要接受那种现实有多么困难了。

紧随政治斗争的,是扑面而来的媒体暴力。无数媒体大搞舆论审判,为卢武铉扣上多重“莫须有”的罪名。

文在寅在此次事件中展现出了极大的包容和克制,却没能减轻自己内心的痛苦与煎熬。

终于,在2009年5月23日清晨,卢武铉总统选择从猫头鹰岩上跳下,从此与世长辞,彻底告别政坛的痛苦与烦恼。


遗体告别仪式上文在寅悼念卢武铉

遗体告别仪式上满是克制的啜泣声和汪洋泪水,有超过50万人参加了路祭。文在寅哭得昏天黑地。

文在寅曾经问自己,在他的人生中,卢武铉是什么?文在寅想不清楚。他只知道,如果没有遇见卢武铉,他的生活肯定跟现在大不相同。但如果要问一定是好事吗?他难以作答。如果说他留下了未完的课题,谁又能从那个时代赋予的责任中解脱出来呢?

2017年5月,文在寅当选韩国总统,正式踏上卢武铉留下的未完课题。

文在寅在自传《命运》中写道:“卢武铉总统与我就像两股溪水,我们相识于小小的支流,一起流过了艰险的漫漫长路,途中有很多激流险滩,但我们始终在一起。现在我们的肉身虽然分离,但今后在精神上、价值观上我与他还会在一条河流里共同流淌。正是因为水流与水流走到了一起,才有了大海。”

《命运》

作者:文在寅

译者:王萌

副标题:文在寅自传

出版社: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

出版年:2017-12

定价:59.80元

装帧:精装


【上一篇:“海峡两岸少数民族交流与合作基地”在西南民 】    【下一篇:没有了 】

Copyright 2016-2017 利来娱乐 版权所有